昨日,全國人大常委會聯組審議國務院關於統籌推進城鄉社會保障體系建設工作情況的報告併進行專題詢問,國務院副總理馬凱作說明。這是本屆全國人大常委會以來,首次由副總理參加專題詢問。杜洋 攝
  新京報訊 (首席記者 關慶豐) 昨日上午,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就國務院關於統籌推進城鄉社會保障體系建設工作情況的報告進行專題詢問。國務院副總理馬凱接受詢問時透露,養老金並軌改革方案將於近期印發。
  養老保險繳費水平偏高
  馬凱23日向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報告時說,今後黨政機關、事業單位將建立與企業相同的基本養老保險制度,養老金改革方案已擬定,並經國務院常務會議和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審議通過。
  昨日,馬凱在接受委員詢問時說:“機關事業單位和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制度並軌問題,近期文件就要印發,印發後還要召開會議部署。”
  馬凱說,社保剛剛破題,提出瞭解決思路,但由思路變成可執行的方案,還有很多問題需要進一步解決。
  他舉例說,關於漸進式延遲退休年齡,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作了明確要求,但社會上分歧很大,認識並不統一。“退休年齡是推遲到63歲還是65歲?還有時機選擇、節奏掌握、配套措施以及監督實施的問題等等,都需要深入研究。”
  馬凱說,當前養老保險繳費面臨兩難矛盾。一方面,現在繳費水平確實偏高,“五險一金”已占到工資總額的40%-50%,企業負擔重,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要適當降低養老保險繳費水平;但另一方面,現在基金收入增長幅度慢於支出增長幅度,降低繳費水平又會影響當期的收入。如何解決這種兩難問題,需要進一步研究。
  近幾年社保基金收入增長慢
  關於養老保險基金的缺口,馬凱說,從當期看,基本養老保險收支運行總體是平穩的,基金收入大於支出,尚有結餘。去年我國企業職工養老保險收入20800億元,支出16700億元,結餘4091億元,到去年底累計結餘26900億元。
  他說,值得註意的有兩個問題:一是地區不平衡問題,有的省份結餘得多,有的省份結餘得少,要靠中央財政轉移支付補貼之後才能夠維持支付;二是最近幾年基金收入增長的速度慢於支出增長的速度,如2012年收入增長了18.6%,支出增長了22.9%。
  馬凱說,無論是用新標準還是用老標準衡量,我國都是未富先老。去年60歲以上的老人占到全部人口的比重為14.9%,遠遠超過了10%,2020年要達到19.3%,到2050年要達到34.2%。解決養老難題要及早謀劃,謀劃晚了再行動,付出的代價更大。
  ■ 焦點

  養老保險將出全國統籌方案
  鄭功成委員說,我國基本養老保險制度還停留在地區分割的傳統格局下,各個地區的繳費費率高低不一,各個地區的繳費基數口徑五花八門,這破壞了養老保險籌資機制、繳費義務應當公平的底線,同時還影響了勞動力在全國範圍內的自由流動。
  對此,人社部部長尹蔚民說,目前養老保險全國統籌的方向已經確定,在具體方案的設計上,重點是統一確定繳費的基數和費率,歸集中央統籌基金,增加和用好中央財政補助資金。
  尹蔚民說,將進一步統一全國的待遇確定和調整政策,進行省際基金餘缺的調劑。同時,允許省級地區在確保全國統籌的前提下有一定的費率和待遇調整浮動幅度。
  對於政策出台的時間表,他表示,人社部爭取在2015年提出職工基礎養老保險金全國統籌的方案。
  社保基金將提高股票投資收益
  多名委員發言時均問到,該如何保證社保基金保值增值?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理事長謝旭人說,社保基金今年收益情況比較好,估計到今年年底全國社保基金的規模能夠達到1.1萬億元。近些年來投資運營取得了較好收益,基金年平均收益達到8%左右。
  謝旭人說,今後將做好國內投資產品的管理工作,提高委托投資的管理收益。要積極推進境內股票委托投資組合的管理創新,促進委托投資管理人不斷優化和調整產品組合結構,改進指數化和轉持股票投資策略,提高股票投資收益。 新京報首席記者 關慶豐
  ■ 相關新聞

  最高法兩巡迴法庭庭長獲任命
  分別為劉貴祥和胡雲騰,兩巡迴法庭將陸續掛牌
  新京報訊 (記者邢世偉)昨日,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任免名單,任命劉貴祥為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迴法庭庭長、胡雲騰為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迴法庭庭長。記者獲悉,最高法院試點設立的兩個巡迴法庭也將陸續掛牌成立。
  兩名庭長均為副部級專職委員
  記者註意到,此次任命的最高法院兩個巡迴法庭的庭長均為最高法院的副部級專職審判委員會委員。
  最高法院第一巡迴法庭庭長劉貴祥1996年進入最高法院工作,先後在經濟審判庭、民事審判庭、執行局擔任審判員、審判長、庭長等工作,並於今年4月任最高法院審判委員會副部級專職委員、二級大法官。
  最高法院第二巡迴法庭庭長胡雲騰曾經在學界任職,先後在安徽大學法律系、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任教。2002年,胡雲騰進入最高法院研究室任副主任,併在雲南高院掛職副院長,後兼任中國應用法學研究所所長。2009年起,胡雲騰任最高法院研究室主任,併在今年4月任最高法院審判委員會副部級專職委員、二級大法官。
  將避免案件受地方保護主義干擾
  此前,胡雲騰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在司法實踐中,一些重大行政案件或跨區域案件放在某一方當事人所在地法院審理,法院有可能受到各種關係影響,不利於公正判決。巡迴法庭重要作用,就是方便當事人訴訟,減輕最高法院辦案壓力,同時也有利於避免案件審理中可能存在的地方保護主義。
  “由最高法巡迴法庭來審理這些案件,一方面有利於避免地方保護主義干擾,保證案件審判更加公平公正;另一方面也有利於最高法本部從繁重的審判工作中解脫出來,更好地行使對全國各地法院的監督指導職能。”胡雲騰說。
  ■ 揭秘

  兩巡迴法庭將分管華南、東北
  此次全國人大常委會任命最高法院巡迴法庭兩位庭長後,記者獲悉,最高法院的兩個巡迴法庭也將在近期成立。
  今年10月,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將優化司法職權配置,最高法院設立巡迴法庭,探索設立跨行政區劃的法院和檢察院。對巡迴法庭的定位則是審理跨行政區域重大行政案件和民商事案件,不審理刑事案件。
  隨後,最高法院對巡迴法庭的機構設置、人員設置等重大問題進行了一系列動作。前段時間,最高法院啟動兩個巡迴法庭的庭長、審判員等人選工作,併在內部接受報名。
  據媒體報道,最高法院兩個巡迴法庭將分別設置在深圳和沈陽。廣東省高院院長鄭鄂證實,深圳巡迴法庭管轄區域為廣東、廣西和海南三省區,主要審理跨行政區域重大行政和民商事案件,將於12月30日正式掛牌成立,辦公地址設在羅湖區紅嶺路深圳中級法院舊址。
  據記者獲悉,沈陽的巡迴法庭管轄區域為遼寧、吉林、黑龍江三個省。
  在人員設置上,每個巡迴法庭都將設立3名庭長、8名主審法官、若干工作人員,共計25人左右,部分書記員則將由地方法院選拔。巡迴法庭的人、財、物仍將由最高法院統一管理,即這些從最高法院選派到地方巡迴法庭的人員,依舊保留最高法院的編製、工資計算方式等。
  在審級上,最高法院設立的巡迴法庭,相當於最高法院的派出機構,在審級上等同於最高法院。巡迴法庭的判決效力等同於最高法院的判決,均為終審判決。 新京報記者 邢世偉
(原標題:養老金並軌改革方案近期印發)
編輯:SN146
創作者介紹

MBA留學代辦

be01becpq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